你以為是幸運,別人卻拚命才得來

發布日期:2014-08-16

小兔子揉著紅紅的眼睛說:“糖還是甜的啊,小熊怎麽就不愛吃了呢?”兔媽媽摸摸小兔子的腦袋:“等他不愛你了,你的糖就不甜了。”兔子耷拉著腦袋喃喃地說:“媽媽,其實糖還是甜的,隻是人生太苦了。”——@童話鎮的郵遞員
  30歲的辛薇,是一家三級甲等醫院小兒科ICU監護室的護士長。
  辛薇18歲中專畢業。那年,她跟同學在醫院實習並專心等待安排,結果學校傳來噩耗,四年製的班級不再分配。因為沒有門路進醫院,私人診所工資低得可怕,辛薇隻好放下專業應聘到一家通訊公司做了一名營業員。
  不得誌的人對待生活無非兩種態度:順應或者抗爭。而不得誌少女辛薇心裏憋著一口氣,她覺得自己並沒有得到想要的生活。
  所以她做了一個決定:參加高考。
  通訊公司的工作節奏緊,任務重,辛薇因為額配任務每天忙得團團轉,下班後常常已經累得沒有說話的力氣。回到租住的蝸居,她就著白開水匆匆吃掉路上買來的包子就開始伏在桌子上學習。房間狹窄,深夜的燈光昏暗得像一場幻燈片,日複一日映著陳舊的牆壁和少女的背影,寒冬捂著三層薄被,酷暑雙腳泡在水盆。
  辛薇把書本翻過兩遍,仍覺得時間消逝地格外快,因為高考時間到了。
  經過兩個月的忐忑等待,辛薇最終幸運地拿到了山東醫科大學的錄取通知書。
  拿到通知書那天,辛薇興奮得手舞足蹈。
  在開學前一周她辭了職,也終於攢夠了一年的學費和生活費。
  在大學裏,辛薇是班裏最努力的學生,每天早晨六點起來,抱著單詞書去偏僻的地方朗讀,堅持每天將老師布置的作業完成,空出來的時間大多泡在圖書館看書,每天回來的時間都卡在熄燈前半小時。
  即使這樣努力,大學畢業的時候辛薇也沒能留在實習的醫院,一是醫院名額有限,二是學校裏多的是優秀又長袖善舞的學生。
  後來辛薇在一次麵試中,憑借出彩的口語被外地一家醫院錄取。
  醫院的生活很忙碌,除了工作,辛薇其他的時間幾乎都被醫院各種考核考試填滿,同一批進來的同學怨聲載道,逐漸把僅有的所剩無幾的時間都用在戀愛上。辛薇則默默地捧著書本,為在職研究生考試做著準備。
  研究生畢業那天,辛薇拿出平日積攢的休假去了青島。她從小喜歡大海,26歲的她打算犒賞一下自己。
  這三年裏,辛薇在工作中憑借過硬的專業素質從小兒外科的普通護士調到小兒內科做護士長,與此同時,辛薇在這一年結了婚有了寶寶。
  一年後,辛薇轉到ICU監護室,又過了兩年,她成了院裏最年輕的護理部副主任。
  你以為我寫下辛薇的這段經曆是為了證明“生活沒有捷徑,唯有讀書才是真理”嗎?
  不是這樣的。
  我想說的是,我們不是那種從小含著金湯匙出生的人,拚不了爹也沒有其他依仗,為了與自己渴望的生活更近一點,才要更加地努力。
  生活裏從不乏優秀的人,他們或天賦秉異或聰明伶俐,總能輕易獲得命運的青睞。而有一種人,也許從小到大沒有金光閃閃過,但是他們有目標肯努力,最後也成了我們身邊耀眼的那個人。
  目標明確地努力,也是一種天賦。
  在我微博私信中,有位姑娘向我講述了她的生活經曆。她說:從出生到現在,我輾轉在幾個家庭裏長大,在親戚家寄養過一段時間又被人領養,後來我大學畢業創業了有了自己的公司和財富,我的親生父母跑來跟我相認,讓我一定要照拂弟弟。
  她用輕快詼諧的方式向我展示她所處的困境,而我想告訴她的是:在我們出生到成年的這段時光,絕大多數時候都無法擺脫命運的支配,貧窮和孤獨、殘缺的家庭、辛酸的經曆都是你無力逃避的。但是,在接下來的時間,你完全可以主宰自己的生活,這樣的主動權全靠你身上所具備的良好品質來決定,你會有能力改善眼前的一切,因為美好如你會比一般人更珍惜愛。
  很多時候,我們看到別人光鮮亮麗,吃著你舍不得買的美食,穿著你買不起的衣服……別人站在你達不到的高度時,你總會羨慕對方的幸運。其實不是這樣的,在追求夢想的路上,局外人看到的都是結果,隻有當事人才知曉這其中付出的過程。大多人呈現在別人眼前的如意,都是她用自己的血肉之軀拚命得來的。
  人活著容易,有質量地活著很難。但是,我相信通過努力,一定能夠過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所以,別埋怨你現在生活得不夠美好,因為,這還不是結局。

責任編輯:manager
top